主页 > H超生活 >楼梯裂10年‧5电梯损坏‧700组屋民惊心上下楼

楼梯裂10年‧5电梯损坏‧700组屋民惊心上下楼

楼梯裂10年‧5电梯损坏‧700组屋民惊心上下楼(雪兰莪‧安邦)安邦班丹英达廉价700组屋居民申诉,单位管理层疑是疏于管理,导致组屋问题一箩箩,楼梯龟裂了10年、8个电梯中有5个已损坏、消防栓的铁钢也被偷走,就连组屋多用途礼堂也被不知名人士“霸住”了好几个月。廉价700组屋居民管理委员会主席哈美达声称,她曾向管理公司及安邦再也市议会投诉多次,而管理公司也答应会快维修电梯、楼梯等设施,但居民等了好几个月依然没下文。现在,居民希望管理层交出租屋管理权及帐目,由居民成立的居民管理委员会自行管理。居民向民主行动党安邦莲花苑州议员李映霞投诉,并于今日(週三,4月29日)前往组屋巡视及观察组屋的设施及卫生环境。哈美达说,廉价700组屋有4座共700个单位,每座有10层楼高,各自拥有2个电梯。后来因疏于管理,导致每座组屋只剩1个电梯操作,每天早上或傍晚上下班繁忙时刻,都会出现“电梯阻塞”。女童走楼梯跌伤直至一个半月前,C座唯一电梯也发生故障,居民虽已向管理层投诉,但对方却迟迟未有行动,导致C座居民被逼每天以楼梯代步。惟组屋的楼梯因常年失修,每一级的楼梯表层都破损及下陷,只剩二至三吋的表层供人步行。“居民现在不但不能用电梯,就连走楼梯也要小心翼翼,一个不小心就会从楼梯滑下来。因梯间的小碎石,易让人失足受伤,前阵子才有一个住十楼的住户不小心跌倒受伤。”她说,去年C座的电梯也曾坏了1个月才修好。管理层疑为节省开支,每次维修更新零件时,都从其他损坏的电梯中寻求合适的零件作取代。其中一名受害居民,林宝珠指出,她10岁的女儿就在两週前,不小心踩空结果从楼梯滑下,伤及背部。她说,女儿滑倒时因过于疼痛,根本说不出话来而且不停气喘。她立刻背着女儿回家,用药酒推拿女儿背脊。“这里的电梯常故障,电梯里的按扭也都不见了,而每一层的楼梯也都已龟裂,根本不能使用。”多用途礼堂遭霸住李映霞也接获投诉,指廉价700组屋的多用途礼堂在半年前被一名印裔人士“霸住”,导致居民无法在礼堂设宴或进行康乐活动。经调查,发现对方其实是其中一名住户的亲属,不知通过何种管道而入住礼堂。李映霞週三在居民陪同下,要求对方立刻迁走礼堂内所有私人用品,并把礼堂钥匙归还给管委会,而对方也答应在2天后搬离。“据悉,礼堂的钥匙一直都是交由一名自称廉价700组屋居协主席的人士保管,而这名霸住礼堂者,就是这名居协主席的亲属。但事实上,有关居协是否已注册及正常运作,却未有人知道。”她不讳言,安邦地区确实有许多自称为居协主席,但却虚有其名者,旨在捞取同住户者的利益。这些居协组织不但不愿让其他居民加入,也没帐目供人参考。消防栓坏数年没修理李映霞指出,居民也向她反映,组屋的消防栓坏了数年,也常被消拯局开罚单,但却不获正视没即时处理。另外,廉价700组屋也常面对被水供公司割水的问题,疑是管理层未缴还水费所致。“针对居民的投诉,我曾要求管理层解释,但对方却指居民未付管理费,他们没钱维修,反而要我这个代议土拨款,或协助他向居民徵收管理费。”廉价700组屋每月管理费为35令吉,但居民须到位于安邦市议会附近的管理公司缴还管理费。李映霞曾向管理公司建议,委派职员每两个月1次到组屋收费,惟此建议却不获正视。现在居民已成立自属的居民管理委员会,有权接管自己居民的组屋管理权。李映霞希望管理公司儘快把帐目及管理权交给管委会,或让服务中心协助管委会提出法律诉讼,起诉管理公司。居民欠逾30万管理费管理层:没钱改善设施管理公司代表廖先生受询时声称,廉价700组屋居民,目前已欠下超过30万令吉管理费。他强调,不是这间公司有意漠视居民的福利,而是居民欠债太多,导致公司没有多余资金协助改善他们的住宿环境。缺德者破坏电梯关于电梯故障问题,他已委托承包商儘快维修,预计可在下週一完成维修工作。他解释,电梯故障不能只单方面投诉管理公司没进行保养及维修,住户本身也有责任。他不否认,电梯有些零件如按钮,其实是遭一些不懂得爱护公物者破坏造成的,一些接驳线或其他零件也发现遭人故意纵火。“我也担心,有一天电梯突然故障或断裂,造成有人意外伤亡。我了解到,廉价700组屋的居民大都来自中下阶层,收入不高,公司已在想办法协助改善他们的环境。”廖先生声称,只要居民愿意缴付管理费,重铺道路、楼梯等设施,根本不是问题。他希望居民可以合作,缴清欠下的管理费,一起协助改善住宿环境。‧2009.04.29

相关推荐